天涯法律网

主页 > 尚格法律人 > > 正文

李禾禾吧:求职被醉死 奇葩“择聘”何时休
2018-11-23 尚格法律人

2016年12月28日,安徽省蜀山区人民法院判决了一起“醉酒致死”案。为了得到心仪的工作,21岁的女孩陆瑶独自赴约,去接受求职单位老板牟先力的“酒量”考验。在明知对方不能喝酒的情况下,一天之内,牟先力让陆瑶共喝了8两白酒,最终导致陆瑶酒精中毒而死。

据统计,2017年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预计达795万人,就业形势依然严峻。在这种情况之下,许多大学生不得不一而再再而三地降低求职标准,甚至为了谋得一份差事,想尽一切办法,只为证明自己的能力和诚心。但不管是求职还是被求职,都该有自己的底线,形形色色的奇葩择聘条件应该休矣!

求职遇寒冬

“酒量关”是最后的考验

2014年年底,即将从安徽省黄山市某高等专科学校毕业的20岁女孩陆瑶便急着找实习单位,再过半年她就要走出学校,在此之前,她希望能把工作的事情解决好。每天去参加大大小小的招聘会,可始终没找到满意的工作。此时,父母给她打电话,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外,便让她回到老家合肥来求职。2015年春节过后,陆瑶便留在了合肥,陪在了父母身边。

2015年5月,陆瑶回到学校办理毕业手续,遇到了同班同学蒋青青。一年前,她应聘至一家高档酒店当服务员。一年后,她已经成为了领班。工资高还受人尊敬,职位还有上升空间。回到合肥后,陆瑶希望和蒋青青一样,找一份前景好的工作,以实现她的自身价值。父母劝她:“你自己这份工作做得好也能升职。”“我今年才21岁,如果让我在一个厂里熬,到时没了闯劲,一辈子也就这样了。年轻人,就该多尝试尝试。”父母心疼女儿,又说不过她,只能依着她。

2015年6月,陆瑶经人介绍认识了家住合肥瑶海区的廖峰。听说陆瑶想跳槽,廖峰当即说道:“我有个朋友,经营一家高档娱乐会所,好像正在找领班啥的,要不要我帮你打个招呼?”廖峰说的那个会所,是合肥市内有名的娱乐会所,不仅名气响,对求职人员的要求也很高。廖峰让陆瑶回去等他消息,并把陆瑶的微信给了朋友牟先力。当晚,陆瑶就加了牟先力,热情地打了招呼并介绍了自己。

牟先力,1966年出生于安徽省合肥市长丰县,虽只有初中文化,但靠着自己的打拼,名下有了一家高档的娱乐会所。据旗下员工介绍,牟先力用人眼光很“毒”,对每一个岗位人员都有着不同的要求,只要经过他招聘来的人,大多能独当一面,成为会所的顶梁柱。所以才能在短短十年之内,把自己的事业做得风生水起。当朋友跟他提了陆瑶的事情后,他并没有立即答应。

陆瑶那边却很着急,一直在催中间人廖峰。一个星期后,廖峰通知陆瑶晚上在一家饭店吃饭,他已经事先约好了牟先力。见面后,牟先力对陆瑶的外在形象和谈吐都很满意。很快,牟先力打开了一瓶白酒,就要往三个杯子里倒。陆瑶一把拦住了:“牟总,不瞒你说,我不太会喝酒,平时喝点红酒还可以,这白酒我真干不了。”牟先力听了,也没多说什么,要了一瓶饮料给她,自己和廖峰喝了起来。但不知为什么,原本还算热情的他下半场只顾和廖峰聊天,并未多问什么。这让陆瑶心里七上八下。

晚上回去后,她忙给廖峰发短信,想询问牟先力的意思,廖峰告诉他,牟先力说了他们会所想招一名能吃得开的领班,所谓“吃得开”,就是遇到不同的客户,要说不同的话,且顾客就是上帝,免不了需要给客户敬酒,如果滴酒不沾,肯定不行,光这一点,陸瑶就不太合格。陆瑶听后,急忙辩解道:“我酒量不大,可也不是滴酒不沾,我相信一个人的工作能力,不是仅凭酒量能体现的,最重要的还是看她的实际能力。”廖峰把这话传达给了牟先力,他说需要考虑考虑,让陆瑶等消息。

一天被灌四次酒

“大饼”在前生命在哪

2015年8月22日,陆瑶久未等到消息实在着急,便给牟先力主动发了条短信:“牟总,在忙什么?”恰好是中午时间,牟先力正在家里做饭,听说陆瑶还未吃饭,便主动邀请她去家里坐坐,两人边吃边聊。陆瑶没想太多,独身前去,打车来到了牟先力所住的高档小区。

进门后,牟先力还在炒菜,当时家里只有他一人,其他家人外出都不在。坐下来不久,牟先力拿出自己珍藏已久的药酒,给自己和陆瑶各倒了一杯。一口酒下肚,陆瑶脸就红了,她告诉牟先力,父母对自己管教很严,不许她喝酒。牟先力边给她夹菜边说:“酒量就是锻炼出来的,不瞒你说,我以前也是滴酒不沾,可既然进了生意场,想不喝酒很困难,你一点不喝,岂不是得罪客户,下次客户还敢来吗?”陆瑶听后点点头,再次小喝了一口,她隐约察觉到,这次吃饭就是一次面试,过了牟先力这道“酒关”,就能得到这份工作。

牟先力开玩笑地说:“要想酒量好,醉几次是肯定的,几次下来,酒量自然就大了。”一小杯酒约一两,喝完一杯,牟先力又给她倒了一杯,陆瑶也不好说不要,只能硬着头皮喝下去。药酒中浓烈的药味,熏得她有些头痛,再加上酒劲上头,她感觉自己晕乎乎的。牟先力想给她倒第三杯,她摆摆手拒绝了:“牟总,我头晕得厉害,我先休息一下。”说完,靠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会儿。

半个小时之后,她有些清醒了,见她醒了,牟先力又把她拉到了桌子上,再次给她到了一小杯(约一两)。他的目的很明显,就是想测试陆瑶酒量的极限在哪里。陆瑶不好推却,只能继续喝。虽然迷迷糊糊,但陆瑶没忘了自己的目的,她说:“牟总,我这次来,就是想问问工作的事怎么样了?你放心,你给我一个机会,我肯定不会让你失望。”牟先力端起酒杯,喝了一口:“什么事等这顿饭吃完了咱们再聊。”两人边吃边聊,从中午吃到了下午三四点。此时的陆瑶一身酒味,俨然已经醉了,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晚饭时分,牟先力会所的五名员工过来给他装窗帘,巨大的声响一下子把陆瑶惊醒了。此时,外面已经天黑,怕家人担心,她便想着赶快回去。牟先力一把拉住了她:“这都是我们会所的老员工,以后也许你们会在一起共事,今天机会难得,你们在一起互相认识认识。”听说都是会所的前辈,陆瑶止住了脚步,她不想给人留下一副难以亲近的印象,便再次放下包坐了下来。不知是不是牟先力给员工们打了招呼,五个人轮流给陆瑶敬酒。断断续续,陆瑶又喝了三两药酒。几杯酒下肚,陆瑶早已失去了神智。别人敬酒,她就一个劲地往嘴里倒,也不管能喝不能喝。牟先力还称赞她:“果然有喝酒的潜质,深藏不露。”陆瑶摇摇晃晃地起身去了洗手问一次,等她出来,只说心里难受,不想再喝了,便坐在了一边,捂着头休息。其他五名员工差不多也都吃好了,先后离开了牟家。家中只剩下了牟先力和陆瑶两人。牟先力也喝得有点多,趴在桌子上眯了一会。

一个多小时后,牟先力醒了,他第四次把陆瑶拉到了桌子上:“光喝酒不吃菜,心里难受。你喝点水吃点菜,会好受一点。”陆瑶坐在桌子上,都坐不稳,还说:“今天喝太多了,长这么大从来没喝过这么多酒。”说话问,牟先力再次给她倒了一小杯。陆瑶一再解释:“牟总,我真喝不下去了。”“没事,能喝多少是多少,今天这一试,我总算放心了。”你来我往之下,陆瑶又喝了一两。这次,她彻底醉了,当时就吐了一地。见她走路都困难,牟先力便把她扶到了自己的主卧床上。哪知,陆瑶越吐越厉害,不仅吐了一床,还把自己的衣服弄脏了。

考虑到自己一个大男人照顾一个女孩不方便,牟先力让下属从会所里叫来了一个女员工,帮着把陆瑶擦洗一下。此时,陆瑶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没有再吐,只是双眼紧闭,对外界没有一点反应。女员工走了之后,牟先力便没再过问她的情况,只让她一个人在房间里休息。恰好家里又来了一个朋友,牟先力便自顾跟他聊天去了。

期间,陆瑶的好友王飞多次给陆瑶打电话、发短信,牟先力听见了却始终没有接电话,也没有回短信。作为陆瑶儿时的发小,王飞知道陆瑶今天一个人去赴约,她想着一个女孩子单身赴约,这么晚了联系不上,心里担心不已。后来,经过再三打听,她通过廖峰找到了牟先力的电话。电话里,牟先力只说陆瑶喝醉了,让她过去把她接回家。等王飞赶到牟先力家时,陆瑶已经没有生命体征。几个人忙拨打了120电话,经过抢救,还是没能留住陆瑶的生命。后经鉴定,陆瑶血液中乙醇含量为:417.6mg/100ml,系急性乙醇中毒死亡。

陆瑶死后,父母痛不欲生,在他们眼中,女儿虽然偶尔有些任性,但还算懂事乖巧,知道自己不能喝酒,没人强迫,她根本不可能喝那么多。如果醉酒后,牟先力能多加照顾,第一时间发现她的异样,及时送到医院,也许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悲剧。2015年8月23日,牟先力主动向安徽省合肥市蜀山分局投案自首。8月24日,被蜀山分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8日,牟先力因涉嫌过失致人死亡罪批准逮捕。

据牟先力供述,陆瑶的各项条件都很符合他的用人要求,只是对她的酒量他不太放心,虽然酒量不是一个硬性的标准,但在他们会所,能喝酒是基本的要求,你可以不喝,但你必须能喝会喝。8月22日当天,他有意把陆瑶叫到家里来测试她的酒量,以为陆瑶说不能喝酒是客气话。所以陆瑶到了之后,他便找各種理由劝她喝酒,就是想看看她到底能喝多少,自己心里也好有个底。虽然喝多了一点,但他让陆瑶喝的时候,对方也没说不喝,给她倒酒,她也没有严词拒绝。理所当然,他便认为她还能喝。

他认为,陆瑶作为一个成年人,对自身的情况应该有一个准确的判断。再说,陆瑶醉酒后,他派了员工亲自照顾她,并没有不管不问。陆瑶朋友多次打来电话,考虑到是对方的私人电话,怕引起不必要的误会,他才没有接,并不是有意不告诉对方。

对此,陆家人不能接受。他们明确表示,牟先力以工作为诱饵,在明知对方不能喝酒的情况下,一天之内四次让死者喝酒,共喝了约8两白酒,早就超出了受害人身体极限。据现场其他人交代,喝酒过程中,受害人一再提起自己不能再喝,可牟先力却一直给她倒酒。对方酒醉后,他也没有及时送医,在朋友“千呼万呼”的来电中,他始终没有交代一句话,更没通知其家属朋友受害人的实际情况,这才造成对方酒精中毒而死。根据《侵权责任法》规定,如果在饮酒过程中有明显的强迫性劝酒行为,只要主观上存在过错,对于损害后果的发生,劝酒人应该承当相应的赔偿责任。如果饮酒者已经失去或者即将失去对自己的控制能力、无法支配自己的行为时,此时同饮人负有一定的监护照顾责任,没有将其送至医院或者安全送回家中,一样需承担责任。

2016年12月28日,安徽省蜀山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这一案件。考虑到牟先力有投案自首的行为,并在被害人死后积极和死者家属达成赔偿,法院最终以过失致人死亡罪,判处牟先力有期徒刑三年,缓期四年。

2017年的两会上,“大学生就业”是两会代表们关注的话题之一。据估计,2017年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预计达795万人,就业形势会更加严峻。在这种情况下,不少用人单位有了“高傲”的资本,对前来求职的人员挑挑拣拣,甚至提出一些不合理的“择聘”要求,“奇葩条件”更是屡见报端,种种奇葩条件让求职者身心受挫,直呼受不了。

其实,对刚出社会的大学生来说,只希望能给他们一个公平、公正的舞台让他们展示自己的实力,而取消种种“奇葩招聘”条件,是用人单位首先要做的事。

(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天涯法律网 法律讲堂 尚格法律人 刑事法律圈 学法网 司考411 景来律师 天同诉讼圈 法信

法律讲堂,尚格法律人,刑事法律圈,学法网,司考411,景来律师,天同诉讼圈,法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