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法律网

主页 > 尚格法律人 > > 正文

镜头下逃命的藏羚羊:判决书岂能变成“小小说”
2018-12-06 尚格法律人

当看到“2008年二三月份的一天”这样的时间概念时,我们一定认为这是小说等文学作品里的语言。然而,这样的时间概念竟然堂而皇之地出现在一个基层法院的刑事判决书中:安徽东至县法院认定,在2008年二三月的一天,东至县查道友、许再进、张林军等三名男子商议嫖娼。随后,由查道友打电话给妈咪,让其介绍女人过来嫖宿。妈咪带着女子沈某于晚上11时赶到当地友谊宾馆。法院以强奸罪判处查道友等三人各5年有期徒刑。

就一个具体犯罪行为而言,犯罪时间不明必然会影响其他具体情节的认定,关键证据就很难形成完整而严密的链条,因而法院也就无法依法作出有罪判决。不可思议的是,东至县法院的法官却在犯罪时间不明的情况下对嫌疑人作出有罪判决。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在判决受到质疑时,该案审判长高贵伟却不愿意对案件多谈,只是表示:“这个案件已经上诉,当事人有不同意见在庭审时可以提出。”极端冷漠的态度,冠冕堂皇的理由,简单化地将一审错误推给二审,大有将法律尊严、司法公正、法官形象和当事人合法权益置之度外之势。要知道,这一案件的被告人肯定正在羁押,二审的结果很可能是发回重审,而这样的一来二去之后,被告人在审前羁押的时间大大延长了。

当然,一审法官可能是碍于同级公安、检察机关的面子不得已而为之。对此,东至县法院办公室的傆主任点破了这层窗户纸,他解释这是因为公安局没有查清楚,就只能这样表述了。我们无法否认这样的事实,毕竟刑事案件要经过公安、检察两道关卡才到法院的。关于犯罪时间的模糊表述肯定是一脉相承的,公安没有自我纠正,检察没有要求纠正,当然为了面子法院也就不能自以为高明地指出,只能将错就错了。这或许是该案审判长“不愿多谈”的原因所在。但这恰恰反映了我国基层地区的不良司法生态。正如一位专家所说,案发时间这一基本事实都不清楚,刑事审判程序根本不应启动。这宗“强奸”案,公安机关居然能够移送起诉、检察院居然照样起诉、法院居然照样判决,一些地方的司法生态着实令人担忧。

天涯法律网 法律讲堂 尚格法律人 刑事法律圈 学法网 司考411 景来律师 天同诉讼圈 法信

法律讲堂,尚格法律人,刑事法律圈,学法网,司考411,景来律师,天同诉讼圈,法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