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法律网

主页 > 尚格法律人 > > 正文

疯狂猜歌8个字:对法院拍卖一元水笔的反思
2019-01-19 尚格法律人

摘 要 执行难是我国司法界的老大难问题。本文以上月安徽蚌埠龍子湖区法院拍卖执行一元一支的水笔事件为引子,分析这一事件背后的深层次原因,并探讨了对基层法院在司法执行规范化建设和科学考评上的方法和途径。

关键词 法院 强制执行 结案率

作者简介:哈曼丽,四川省攀枝花学院人文社科学院,讲师,研究方向:民商法。

中图分类号:D926.2 文献标识码:A DOI:10.19387/j.cnki.1009-0592.2018.10.224

7月30日,在一家司法拍卖网站上数支黑色水性笔被拍卖的截屏图片在笔者所在的律师执业圈里广泛转发。这些水笔起拍价均为1元,更有几份欠款合同的执行裁定书让人惊诧:申请人申请执行29万、17万的债权,裁定书却说只执行到了被执行人的一支水笔,下面赫然还盖着安徽蚌埠龙子湖区法院的章。有网友调侃说这些水笔是不是神笔马良用的那支。

笔者为验证消息的虚实,又到人民法院诉讼资产网和淘宝的司法拍卖平台做了进一步查询,结果更加大开眼界。除了标价1元的水笔,还有标价2元的陶瓷杯、标价5元的红色塑料桶,起拍价为0.7元的BB机,甚至还有用掉了四分之一的超能洗衣液……让人恍惚来到了“两元店”的现场。这样的魔幻故事一时被法律圈人士传为笑谈。随着转发量剧增,8月1日该法院在媒体上公开回复说这些拍品是上月已辞职的临时聘用书记员所上传,目前已要求执行局把这个司法拍卖撤回。

这一看似荒诞的事件背后,有两个问题值得深入探究:第一,事发法院为什么要说是临聘书记员干的?第二,是什么使得堂堂司法机关不顾时间、人力成本,对一元钱的水笔进行强制执行?

一、制作法律效力的裁定书是否是 “临时工”书记员干的

从法院8月1日的回复来看,言外之意是临时聘用的书记员不熟悉情况,一忙之下搞错了。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完善人民法院司法责任制的若干意见》(法发〔2015〕13号)第20条规定“ 书记员在法官的指导下,按照有关规定履行以下职责:

(1)负责庭前准备的事务性工作;

(2)检查开庭时诉讼参与人的出庭情况,宣布法庭纪律;

(3)负责案件审理中的记录工作;

(4)整理、装订、归档案卷材料;

(5)完成法官交办的其他事务性工作。”

“第15条 法官独任审理案件时,应当履行以下审判职责:……(2)主持案件开庭、调解,依法作出裁判,制作裁判文书或者指导法官助理起草裁判文书,并直接签发裁判文书;”

“第16条 16.合议庭审理案件时,承办法官应当履行以下审判职责:……(7)根据合议庭评议意见制作裁判文书或者指导法官助理起草裁判文书;”

这也是为什么对外的司法文书上,如果是合议庭审理的,一律都有1名审判长和2名审判员的名字。如果是按简易程序审理的,文书上也有一名审判员的名字。当然这些文书也一律会有法院的公章以昭示效力。在对内的流程上,相信非经法院领导签字,这样严肃的法律文书也不可能随便打印下发。

事发法院的法官也是天天和法律打交道的,这样常识性的规定能不知道吗?如果知道,那为什么事后他们还要在公开回复里说是临聘书记员干的呢?

依法治国走到今天,公众对司法的期望值越来越高,权利保障意识也不断增强,到法院走诉讼的纠纷也越来越多,民庭、刑庭的法官案头上堆积如山的案卷就是明证。而我国法院目前的普遍现状是法官多,辅助人员少。尤其是基层法院,受制于案多人少的现实困境和公务员编制数量的限制,都聘用了一堆“体制外”的书记员,也就是事发法院提到的“临聘书记员”。尽管近年的司法改革试行法官、法官助理、书记员三类人员1:1:1的比例建立新型审判团队结构,并分别实行单独序列管理。但是与之配套的法官助理、书记员单独序列管理尚未建立,导致辅助人员不稳定、流动性很大,改革效果并未如预期的乐观。有的地方法院的书记员仅干了4天就辞职了。 很多原本应当由审判辅助人员担负的职能,仍被强行分给了法官,挤占了法官专门从事案件审判的时间。笔者就听四川省一区级法院的民庭法官吐槽说一年365天,他就写了360份判决书,这还不包括参加论文研讨、扶贫、送法下乡、扫大街等社会活动,加班是家常便饭。在这样的满负荷工作状态下,让书记员,甚至是业务不熟练的临聘书记员代法官起草部分裁判文书是公开的秘密。

所以尽管有人不满,说安徽蚌埠龙子湖区法院的法官是故意让“临时工”书记员背锅,推卸自己的责任。但笔者倒认为该法院不小心说出了实情。

二、为什么法院要浪费时间和人力来执行一元钱的水笔

想想看,上述司法拍卖平台曝光的1元的水笔,2元的陶瓷杯、5元的塑料桶、0.7元的BB机、用掉了四分之一的超能洗衣液……执行人员郑重其事地将这些便宜物写进裁定书、现场执行、拍照、再上传到司法拍卖平台。这其中付出的时间成本、人工成本远超出这些被拍卖物品的价格。是执行法院太蠢,不会算账吗?

非也。不能明说的真正原因恐怕是为了延长执行审限或者应对上级考核。

司法执行与案件审理一样有期限限制。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严格执行案件审理期限制度的若干规定》第九条,执行中拍卖、变卖被查封、扣押财产的期间,不计入执行的期限。也就是说,进入拍卖,客观上就起到了延长审限的效果。一方面是大量民众拿着如同白条的判决书得不到执行对司法公信力的动摇,另一方面是中央下达的用2-3年内(2019年3月前)彻底解决执行难的硬性目标。人少案多的突出矛盾,从未像今天这样让各地法院的执行法官压力如此大。

长久以来,除了三大诉讼法中的法定审理、执行时限,法院在日常工作中还要面临各种隐性的官方考核指标:结案均衡率(要求一个法院一年中每个月结案数量大抵相当);调撤率(调解结案和撤诉的案件数要占全部案件的百分比);批捕率(批准决定逮捕的犯罪嫌疑人数占已审结案件中犯罪嫌疑人总数的百分比),还有刑事拘留数、起诉率、有罪判决率、上诉率、再审申请率、执行标的到位率、发改率、人均结案数等。它们或事关法院排名,或与法官个人职务晋升年度考核挂钩,折磨的全国法院和法官各出奇招。

为了结案率,笔者所在地的法院每年到11月份就不立案;有的法官拖着案子不判,逼着双方反反复复调解再调解;有的法官眼看审限临近,让起诉人先撤诉再起诉,起诉人实在不肯,就以被告身份地址不详驳回。如今再出现这类“认真”执行一支水笔的情况。这些层出不穷被逼出来的技巧,不仅加重了当事人的诉讼成本,更损害了司法的公信力。

早在2015年中央政法委曾要求中央政法各单位和各地政法机关对各类执法司法考核指标进行全面清理,坚决取消刑事拘留数、批捕率、起诉率、有罪判决率、结案率等不合理的考核项目。笔者作为执业律师,曾与法院人士一起感到庆幸。

但从今日此事件来看,这种以简单指标排名、摊派式的考核并未彻底扭转,值得各级司法管理部门警惕。出事的法院所在地安徽省和其他法院相信也同样如此。试看这样两条新闻:

“6月28日,安徽省高院召开全省中级法院院长座谈会,记者从中获悉,自今年4月以来,“江淮风暴”执行攻坚战在全省取得了累累硕果,执行结案率同比显著上升, 4月1日至6月25日,安徽法院共受理执行案件105414件,其中新收61953件,结案61768件,结案率同比上升75.06%。” 《执行工作18项指标列全国前十——江西省高院决胜“基本解决执行难”取得重大进展》 3月~5月,全省法院首次执行案件实际执结率29%,实际到位率15.2%,执行完毕率21.9%,法定期限内结案率93.7%,结案平均用时95天,几项主要指标均居全国前十……加快财产处置力度,网络司法拍卖案拍比2.7%,居全国第二。”

笔者再任意浏览了安徽省、江西省、四川省高级人民法院网站,其对外公布的2017年度工作报告中,结案率、生效裁判服判息诉率、实际执结率等仍赫然在列。更有河南省内黄县法院的官方网站在2017年5月19日发布的《内黄县人民法院网络司法拍卖工作考核办法(试行)》这样规定:“根据最高法院、省法院以及安阳中院有关规定精神,按照‘具体量化、人人有责,层层督导、跟进考核’的思路,结合本院执行工作实际,特制定本办法。一、考核内容和方式(一)网络司法拍卖工作考核分为同期上传拍品与收案比、成交转化率、溢价率、网拍完结率、工作创新(包括网拍社会辅助工作、拍卖银行按揭贷款、评估费用的确定与支付等方面的创新)等五项。考核对象为本院执行局执行一庭、执行二庭。”

笔者甚至怀疑囿于网拍比的考核期限临近,这次水笔的拍卖是法院自己垫钱所为。因为哪怕执行被执行人的手机、衣物都比1元钱的水笔实际价值更高。如果真如此,堂堂司法机关被这种摊派式、一刀切的考核逼到什么程度,才会明知是个笑话,仍不惜成本的造假。

当然,笔者并不是完全反对对法院执行工作的考核。事实上,笔者在近十年的执业生涯里,对执行不到位的老大难问题痛恨之极,也碰到过不止一次两次的法院执行人员工作推诿、拖延导致当事人胜诉后仍无法实现债权的情况。

但是不容否认的事实是,申请人的债权能否得到实现、执行案件能否实际执行了结,固然与执行法院是否勤勉开展执行工作有密切的关系。但更具有决定性的因素则是被执行人的履行能力。如果被执行人没有履行能力,则无论法院采取了多少执行措施、下了多大的执行决心,申请人的债权都不可能得到实现或完全实现。

如今,申请人申请执行29万的标的,换来的却是一支水笔。这种只注重执行数量,不注重质量的执行,成了业界一个笑话。而对被执行人来说,如果用一两元的东西抵债就可终结执行,无疑也是鼓励他当“老赖”。

所以执行工作考核的重点,应当着眼于执行行为的质量效率,而不是单纯的执结率,考察法院是否“尽力而为”才是关键所在。

注释:

对贵州基层法院聘用制书记员队伍建設的思考.http://wanshan.guizhoucourt.cn/fyxw/27928.jhtml万山区法院网站.2018年8月7日访问.

“江淮风暴”成绩单:安徽共受理执行案件105414件 结案61768件.http://www.ah.xinhuanet.com/2018-06/29/c_1123052590.htm.新华网.2018年8月7日访问.

http://jxfzb.jxnews.com.cn/system/2018/06/22/016975815.shtml.新法制报.中国江西网.2018年8月7日访问.

天涯法律网 法律讲堂 尚格法律人 刑事法律圈 学法网 司考411 景来律师 天同诉讼圈 法信

法律讲堂,尚格法律人,刑事法律圈,学法网,司考411,景来律师,天同诉讼圈,法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