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法律网

主页 > 刑事法律圈 > > 正文

白鸟圣子:名模之死
2018-12-06 刑事法律圈

十二

任鸿远从庭川大学毕业后就来到了本省著名的神州集团搞计算机。半年后,集团人力资源部部长和他谈话,说让他暂时停下手中的活,去执行新的工作任务。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7因为他在办公室工作的不错,最主要的是自己所学的专业都可以在这里发挥和运用出来,他舍不得离开现在这个岗位。部长说年轻人多干些职业对自己今后的发展是有好处的,现在不是提倡复合型的人才嘛,你应该在各个岗位多锻炼锻炼。

任鸿远无话可说,人力资源部掌管着神州集团近万名员工的岗位安置大权,如果他这次拒绝,他就有可能被公司解聘。这是任鸿远最不愿在他身上发生的事了。所以,他答应了。

只是任鸿远没想到公司会让他到神州公司下属的神州矿泉水公司去做送水员,而且对外还说,他是因为在技术上出了差错,被贬到下属公司接受惩罚的。任鸿远不想干了,他又找到人力资源部。部长笑眯眯地说:“让你下去,总得找个理由呀,你放心,你是被安排执行任务去的,待任务完成以后,公司里的岗位任你选。”

任鸿远问:“是什么任务?”

部长说:“你先做送水员吧,该让你做什么我会具体安排的。”

任鸿远被矿泉水公司安排给玫瑰园住宅小区送水,因为柳婷婷非常奢侈,几乎干什么都要用矿泉水,所以几乎每天任鸿远都要上她家一趟。

大概送了有十天左右,任鸿远又到她家送水,只有她一个人在家。任鸿远把一桶纯净水毕恭毕敬地送到了厨房再把另一桶矿泉水放到了饮水机上,待转身要走时,柳婷婷一下子脱掉身上披的睡衣,赤裸诱人的少妇胴体一下子全部暴露在了任鸿远的面前。

任鸿远还是个童男,虽然在和杨芳芳的恋爱中也曾相抱亲吻,但从没有打开过杨芳芳身体的秘密。现在,当柳婷婷这个名模把赤裸的身体全部展现在他面前的时候,性欲正旺的任鸿远哪里受得了这个,呆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杨芳芳也早已从脑海中飞出。

柳婷婷是过来人,知道是怎么回事,她没想到这个小伙子还真是个童子鸡,嘴角露出一丝欣喜,她走上前来把任鸿远浑身脱了个精光,然后推倒在客厅的地毯上,可以说是她强奸了任鸿远。

柳婷婷对任鸿远的性行为,开始时可能是为了满足她肉体的需要,后来随着每天都要任鸿远送水,挑逗任鸿远的欲望,最后使任鸿远对她难以自拔。

任鸿远确实也如她想像的那样,在柳婷婷这个性经验非常成熟,非常懂得玩出花样的女人面前,久压的情欲得到全部的放松,就像坚固的冰山一下遇到岩浆,任鸿远整个人被融化在与柳婷婷的燃烧欲望中。

那时候,任鸿远还会想起杨芳芳,想起杨芳芳时他就会感到自己很卑鄙很下流,一方面遣责自己背叛了对杨芳芳的纯洁,一方面又经受不住柳婷婷的诱惑,他觉得自从自己被柳婷婷诱惑后,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如果说第一次是柳婷婷强奸了他的话,那么以后发生在两人之间的性行为,则全是任鸿远心甘情愿的,也可以说是他内心所需要的,而且有好几次是他主动扒光了柳婷婷。

但是任鸿远从根本上是不喜欢“送水员”这个职业的,尽管由于做这个“职业”他把本省最著名,最漂亮的女模特也骑在了身下,可是对于他的整个人生来说,特别是对金钱过于需求的他来说,上了四年大学的他绝不是也不应是一个整天开着送水车的人。于是,在他与柳婷婷发生了那种关系的半个月后,他又一次找到了公司人力资源部的部长,他问部长分配给他的任务倒底是什么?他什么时候可以回到原工作岗位?

部长说:“你的任务完成的很好,只是现在还不能回集团公司总部。”

任鸿远说:“我什么也没做,怎么能说任务完成的很好?”

部长的嘴角发出很暖昧的微笑:“你什么都没做填得什么都没做吗?你不是充分享受了名模的温柔了吗?小伙子,你这艳遇可不是一般人能得到的,要知道,有多少男人为柳婷婷做梦都睡不着觉。”

听了部长提起柳婷婷,任鸿远感到自己浑身像被扒光了一样,恨不得地下有条缝立马钻进去。他想不通部长是怎么知道他和柳婷婷之间发生了那种事,从部长对自己说话的口气中,他觉得部长不像是信口胡言的,而是早就料到一样,他不知自己该如何对部长讲调换工作岗位的事。出了这种事,不要说回公司总部,只要在公司一流传,任鸿远就是回到办公室他也无法在那儿呆下去。

部长好像看出了任鸿远的心思,他拍拍任鸿远的肩膀说:“放心,这事除了你和我外,没有人会知道。实话告诉你,让你到送水公司给柳婷婷送水就是准备让你把这个女人搞上床,没想到,我还未来得及给你下达任务,那个女人就打熬不住,主动向你进攻了。看来,你做这行有绝对的先天条件,算我这个部长没看错人。”

“那,那今后我还应该干什么?”任鸿远有点懦慑地问。

“继续和那个女人做爱吧。直到我需要你做事的那一天。”

此后,任鸿远与柳婷婷之间的这种关系一直保持到他亲手将这个女人扼死。

那是在2005年7月23日,当天上午,人力资源部的部长约他到一隐蔽处谈话。

部长说:“小任啊,你这段时间各方面表现得都很好,公司总部对你很满意,现在需要你完成最后一件事,就可以离开送水公司了。”

“真的!”任鸿远似乎有些不信。终于可以告别这身蓝色的送水服了,他心里真是很高兴,自从他到送水公司后,他断绝了和所有同学、朋友的联系,他害怕他们知道自己如今在做乡下进城农民所干的活,不知会用什么眼神来看待自己,更不知他们会怎么嘲笑自己。他对杨芳芳隐瞒了真相,只说自己在代表总部到下属公司进行检查指导工作。现在,当他听部长说他能够脱离这差事,心里一阵兴奋,但同时,他又有些不明白,因为从到送水公司至今,部长未曾给他下达过一次任务,怎么能说任务快要结束了呢?他有些不解。

部长说:“最后一件事,就是要你结束柳婷婷的生命。”

“你要我杀人?为什么?这事我不干!”任鸿远一听要让他杀死那个女人,他浑身就直发颤,立即回绝。部长没有说什么,而是把遥控器打开,很快房间电视机屏幕上闪现的是任鸿远和柳婷婷不堪入目的做爱镜头和画面。

“怎么样,你不欣赏欣赏自己的风采。我相信如果把这盘录像带交给柳婷婷的丈夫张江海,转让费最少也得1000万元,而且我相信张江海会很快要了那个让他戴绿帽子的男子的命,想想是你的命重要,还是那个女人的命重要。”

任鸿远真有些犯糊涂了,同时,他这才感到自己的渺小和部长的阴险,他不知道部长是什么时间在柳婷婷家偷偷摄录下这些画面的。”

“我想你不用怀疑这些录像带的真实性吧。”部长说,“我给你安排好了,你将柳婷婷杀掉后,马上离开庭川。公司已给你准备了一张牡丹卡,在里面已存了20万元。我相信有这20万元,你至少可以很安逸地在外面生活一段日子。只是近几年你最好不要在庭川出现,否则,你的生命不会得到保障。”

部长的话把任鸿远逗到悬崖边,他从部长的话里感觉到,如果他不接受和执行杀死柳婷婷的任务,那么他的生命也可能结束了。他不知道,部长为什么要杀死这个和张江海分居的名模。

部长不可能和柳婷婷之间有什么过节,那又为什么要杀死这个女人?

任鸿远百思不得其解。

部长说:“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你今天中午就动手,完了之后就迅速离开庭川。不要怜悯女人,只要手里有钱,加之你有这副天生讨女人欢喜的身材,你今后的生活中不会缺少女人,而且会很得女人的垂青,这是我的经验之谈。”

任鸿远没有说什么,只是机械地点点头。

2005年7月23日中午,他给柳婷婷打电话说要给她送水,柳婷婷说非常欢迎,当他敲开柳婷婷的房门时,他像斗牛士一样把柳婷婷揽在怀里,而柳婷婷好像也早知道他会那样做一般,把自己打扮得也格外性感,只是这个女人不知道这个她自以为是她良好性伙伴的小伙子,是她的命中煞星。当她和他在推上高潮后又衰落低谷憩息时,任鸿远露出一脸凶相,他按照部长给他的交待,让柳婷婷给张江海打电话,让张江海立即到别墅来,说有要紧的事和张江海谈。当张江海在电话中答应柳婷婷一会儿就到别墅来后,他用那双敲计算机的手立时紧紧地掐住了柳婷婷的脖子,柳婷婷在归天的时候,无力地挣扎着,在他的胳膊上划了几道轻轻的伤痕。直到柳婷婷翻着眼球不动弹了,他才松开了手。

他把柳婷婷的尸体在沙发上摆好,又用布轻轻擦掉自己的脚印,这才不慌不忙地离开了这个给他第一次性经验的女人。直到他驾车离开玫瑰园别墅区才想到,刚才上楼时一直想着如何完成部长交给的任务,精然没给柳婷婷家送一桶水。

经庭川市公安局DNA物证鉴别,任鸿远的DNA与柳婷婷左手手指甲尖发现的残留的几微克屑相符。任鸿远的血型为O型。

十三

刘钢从第一次到神州集团调查任鸿远的情况起,神州集团就在刘钢的心里隐约留下了一个影子,究竟是什么?刘钢一时也说不清。

直到任鸿远因涉嫌杀害来庭川投资的香港人罗彼得被逮捕归案,而从他的身上又破获了玫瑰园凶杀案,这个神州集团始终在刘钢的脑海挥之不去。他从任鸿远的交代中抓住这隐隐留下的踪影。任鸿远是直接杀害柳婷婷的凶手,这点已不容置疑,但是任鸿远又不是制造玫瑰园凶杀案的真正凶手。

神州集团究竟为什么要制造这起玫瑰园凶杀案?

玫瑰园凶手杀害柳婷婷的动机又是什么?

刘钢觉得,虽然他现在抓获了任鸿远,但并不意味着就揭开了这起凶杀案的内幕,因为作为凶手的任鸿远也不知道或者不清楚真实的意图。

神州集团在本省是数一数二的大公司,每年的产值和销售额都在20亿以上,它经营的领域及钢铁、纺织、医药、房地产、酒店餐饮、机械制造、通信、矿产。在本省和庭川市的媒体上,神州集团公司的广告铺天盖地,用家喻户晓这词一点都不过分。

现在可以肯定,柳婷婷的丈夫,天海集团公司的老总张江海不是玫瑰园凶杀案的凶手,他成了这起凶杀案的牺牲品。

刘钢现在还有一个不清楚的地方是假设任鸿远所有的供述都是真实可信的。那么指派任鸿远去“勾引”柳婷婷的原神州集团人力资源部部部长的行为是个人行为还是代表神州集团?部长自己本人是不是和张江海个人有什么恩怨?当然,选中任鸿远去做玫瑰园凶杀前期是经过了精心准备,包括任鸿远和张江海的血型都是相同的,这就是为什么在解剖柳婷婷尸体时从她阴道内提取的分泌物的检验结果是一致的原因。只是令部长没有想到的是任鸿远到柳婷婷家去后,他还没有指令任鸿远对柳婷婷实施那个“勾引”计划,耐不住情欲的柳婷婷就主动向任鸿远献上了自己的肉体,而作为童子鸡的任鸿远显然不是柳婷婷这个风月场中的女人的对手,他还没有进行防守抵御就缴了械。这个结果既出乎部长的意料,似乎又在情理之中。而部长把任鸿远从企业管理部下调到神州集团下属的送水公司当一名送水员,他要的也是这种结果。这个原神州集团人力资源部的部长名叫郭明达,现任神州集团副总经理。

刘钢决定对郭明达进行调查。

郭明达,男性,出生于1957年8月,1983年大学毕业后分配在庭川市一家银行工作,1988年进人神州集团,先做赵远方的秘书,后担任总经理办公室主任,1995年出任人力资源部部长。郭明达在集团属于老资格的核心人物,神州集团下属一些公司老总的任职赵远方首先征求郭明达的意见,郭明达的位重权倾由此可见一斑,实事求是的说,郭明达能拥有这种权力,是和他为神州集团创下的光辉业绩有关。在他1988年刚进入公司那阵,神州集团公司也只不过是个拥有几百万元家当的小公司,在庭川市来说也是名不见经传。当时,不论是郭明达的亲朋好友,还是神州集团公司内部人员对郭明达从银行系统走出来实在感到不理解,银行的领导也为他这个人才的流失感到可惜,但郭明达还是一意孤行,他说他对这种按部就班地打发时间和日子生活已经厌倦了,他想过一种充满激情富有挑战性的生活。事实证明,郭明达的选择是正确的,他在神州集团公司的快速崛起和膨胀中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如果说神州集团是一艘战舰,那么郭明达的加盟则起到了助推力的作用,

但是,从调查的结果上看不出郭明达的嫌疑之处。

但是,刘钢觉得任鸿远他现在不可能说假话。因为对于一个涉嫌两起凶杀寨的人来讲,他自己非常清楚他被警方抓获意味着什么?任鸿远在交待中还谈及他和阿倩外出旅游,曾两次险遭谋杀,刘钢打电话到当地旅游部门和公安局,证实确有其事发生,那么围绕在任鸿远身边发生的事,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封住任鸿远的嘴,既便是警方侦破出任鸿远是玫瑰园凶杀案的凶手,但只会到此为止,而不会通过任鸿远已经不能说话的嘴来暴露出其它秘密。刘钢想,如果不是包养阿倩这个“二奶”的香港老板因事提前回庭川;如果不是任鸿远失手杀死了那个香港老板;如果不是阿倩最后向警方进行举报,任鸿远很有可能突然失踪或者死亡。那么当自己面对不见踪迹的任鸿远或者是一具腐烂尸体的任鸿远,自己该怎么对待这个案子?能把神州集团公司郭明达和玫瑰园凶杀案联系起来吗?刘钢觉得尽管神州集团公司在自己心里隐隐留下有那么个影子,但是那只是个捉摸不透的影子。如果不是任鸿远的缉捕归案,他不能保证自己能将那个影子撩开清晰的面纱。

十四

玫瑰园凶杀案竟然会涉及到神州集团公司,这是刘钢始料未及的,也是刘钢,包括江枫在内许多人无法想象到的。

神州集团公司和张江海的天海集团公司都是本省声名显赫的大公司。

但是,随着玫瑰园凶杀案的发生,张江海很快被警方刑事拘留,不久他又自缢于看守所。这样,天海集团公司犹如一个巨人忽然被折断了双腿,不得不坦然倒地。

刘钢在天海集团公司调查得知:自张江海自缢后,天海集团公司经营每况愈下,进入群龙无首的境地。几个大的股东很快抢占了公司的大部分资产,而最令人心疼的是张江海看好并进行先期大量资金投入的新源煤矿,被公司以极低的价格抛售。心源煤矿可以说是耗费了张江海大量心血和资金的天海集团公司上市后最大的项目。仅先期投入资金就超过了1个亿。而当这个煤矿刚刚开钻不久即将取得效益的时候,张江海却被卷入这起凶杀

案,最终导致他命丧黄泉。

刘钢心里隐隐有种感觉,新源煤矿的现有产权也许和神州集团团公司有关。

果然,这个以极低价格买入的现新源煤矿法人的就是神州集团公司老总赵远方。

许多模糊的事情,此时在刘钢大脑中变得清晰起来。

在离庭川市100公里以外的地方有座黑塔山。山里蕴含着丰富的煤矿资源。张江海在开办铁矿时就对煤矿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通过本省矿产局,拥有了对黑塔山煤炭资源的勘探和开发的权利。经过近两年多的努力,在投入了大量的资金后,张江海赢来了回报,天海集团公司终于勘探出一个井位好、燃烧值高的丰厚煤层,张江海对这片即将开采的煤矿命名为“新源煤矿”。与此同时,赵远方的神州集团公司也盯上了煤炭行当。但是,赵远方没有张江海运气好,神州集团公司在黑塔山也钻下了许多个窟隆,但没能找到像新源煤矿那样的丰厚煤层。

进与退是当时神州集团公司面临的一个很大难题。进,明知开采不会带来大的效益,最后的结果谁也说不准;退,先期的巨额投人等于打了水漂,这是神州集团的掌舵人无法忍受的事情。何况,黑塔山不是没有煤,而是有非常丰富的煤炭资源,只不过现在它埋在张江海的脚底下。

正当公司里的人为神州集团公司这种骑虎难下的局面感到一筹莫展的时候,天赐良机,张江海因玫瑰园杀妻一案而自缢了。张江海的“自缢”可以说帮了神州集团公司一个大忙。

只有这种“自缢”又是神州集团一次成功的操作。

因为当天海集团公司的股东各自打自己算盘的时候,神州集团公司很快就将新源煤矿拿到了自己的手里:许多人都说神州集团公司是福大,吉人自有天相。

刘钢在经过调查后叹了口气,他认为是新源煤矿这丰厚的煤层,才要了柳婷婷和张江海的命,谁能想到神州集团公司为了夺取这一资源而精心设计制造这起凶杀案呢?

柳婷婷至死都不明白自己被谁所杀,张江海至死也都不知自己被谁所陷害。还有任鸿远,是谁又让他成了凶手?……

刘钢想现在应该是抓捕郭明达的时候了,因为给任鸿远下达任务是这个神州集团公司的副总,而收购新源煤矿又是他代表神州集团签的字,让他开口许多问题就可以澄清了。

他拨通了江枫的电话,正要给江枫请示说抓捕郭明达的事,江枫告诉他郭明达昨晚驾车与一辆大卡车迎头相撞,被铁壳包成了饺子,他此时正在现场。

听到这消息,刘钢惊得一吐舌头,天啊,为什么自己总要比别人慢半拍,作为一个老刑警队长,自己应该有这种预见啊。昨晚上为什么不给局长通个电话,请求将郭明达拘捕,怪只怪自己把对方看轻了,认为郭明达是神州集团公司的副总,在公司是核心人物,暂时不会遭到不测。谁料想对方如此心黑手辣,郭明达一死,给就要明了的案件又泼上了一层雾水。 刘钢驱车赶往现场。 交警支队的负责人告诉刘钢:事故发生在昨晚20点到21点之间,交警大队接到报警,在高速公路梧桐路段有一满载矿石的大卡车与一辆蓝鸟卧车相撞,出警后到达现场发现这是一起恶性的交通事故。因为两辆车是迎面相撞,蓝鸟车的车头被大卡车撞得缩进去近1米,整个蓝鸟车外壳全部变形,被挤压成饺子状,而驾驶蓝鸟车的人全身则挤压在铁壳内,成了肉馅。交警赶到现场,发现驾驶蓝鸟车的人早已没有了气息,由于铁壳把人紧紧挤包裹在铁壳内,交警无法将尸体取出,只好等待第二天早晨处理。

江枫是凌晨2点接到交警支队这次事故汇报的,因为交通事故是常发生的事,他也就没有往心里去。在得知肇事的卡车司机已被留置,等待了事故调查处理时,便嘱咐交警支队要保护好现场,分清责任,认真处置,第二天早晨刚吃过饭,交警支队打来电话说,驾驶蓝鸟轿车的人已查明是神州集团公司的副总经理郭明达时,江枫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他毫不怀疑的肯定:这绝不是一起偶然的交通事故,郭明达的死亡和他们正在侦查的神州集团公司有关,但是令他没有料到的是对方出手会如此之快。

因为蓝鸟轿车已成为废铁一堆,在大卡车撞车时把车头整个地挤进了车身,要想将郭明达的尸体取出来,必须重新把挤扁的车外壳拽展。交警指挥2辆130车用钢丝绳分别拴在蓝鸟轿车的前后,才把挤压扁的铁壳拉出少许空间,后来在撬捧和铁榔头的帮助下,才把郭明达脑袋和身体己分离的血肉摸糊的尸体取了出来。

正在这时,江枫桌上的电话响了。

电话听筒里传来了交警支队长的声音:“事故的原因查清楚了,是蓝鸟轿车窜上了他人车道,责任在蓝鸟车一方。”

“那蓝鸟轿车为什么会窜他人车道?”

“车速太快,躲避不及,从现场被撞击车辆的毁坏程度,从撞击力推测,蓝鸟轿车当时的车速不会低于每小时180公里。”

“这么快的速度行驶,蓝鸟就不怕发生意外?”

“对这个问题,我们也产生了怀疑,所以对毁坏的蓝鸟轿车进行了认真的检查,发现不是蓝鸟轿车不能避免这次事故,而是有人在蓝鸟轿车上作了手脚,轿车的刹车根本不起作用。”

“知道了。”江枫挂断了电话。他对坐在沙发的刘钢说,郭明达驾驶的轿车的刹车被人做了手脚,导致了他的死亡。”

“杀人灭口,这对于我们来说,查清造成郭明达死亡的原因,也就是又掌握了一条神州集团公司的罪证。”

“如果说神州集团过去对我们来说是一团黑幕,但随着案件的进展和深入,这团黑幕就无法包裹了。正因为他们不想让这团黑幕被揭开,过去曾直接操纵或经营这黑幕的郭达才被结束掉性命。”

“当然,他们现在所掩盖的,就是在罪恶的路上越走越远,却无法逃避法律的惩罚。”

“是这样的,”刘钢说,“一旦金钱和罪恶结成了夫妻,那就变成了恶魔,一切罪孽的产生也就不足为怪了。”

这是刘钢对这起凶杀案最后的总结。(完)

责编 高 山

天涯法律网 法律讲堂 尚格法律人 刑事法律圈 学法网 司考411 景来律师 天同诉讼圈 法信

法律讲堂,尚格法律人,刑事法律圈,学法网,司考411,景来律师,天同诉讼圈,法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