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法律网

主页 > 刑事法律圈 > > 正文

全校学生干翻她冬月枫:崇祯帝向魏忠贤动手是不是错误的决定?
2020-06-24 08:20:32 刑事法律圈

从本质上来讲,明朝末代皇帝崇祯皇帝除掉魏忠贤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魏忠贤阉党对于明朝的祸患是十分明显的。崇祯除掉魏忠贤是非常有必要的。为什么现在有很多人认为崇祯除掉魏忠贤完全就是自取灭亡之道呢?那是因为崇祯皇帝贸然的铲除魏忠贤破坏了明朝部分的势力制衡。这才是明朝灭亡的根本原因。历史上崇祯朝面临的难题有三,其一就是农民起义。其二就是后金崛起威胁边疆。其三就是东林党掣肘崇祯施政。而东林党的危害又是重中之重。如果明朝内部可以上下一心团结起来,那么农民起义绝对可以被镇压,后金也不见得可以入关。本身明朝政坛上魏忠贤阉党和东林党属于相互制衡状态,结果崇祯推翻了阉党,自然也让东林党文官集团失去了控制。

天启七年,明帝朱由校驾崩后,信王朱由检继位称帝。朱由检也就是崇祯皇帝,他十分的厌恶阉党乱政,而且崇祯帝也深知魏忠贤的可恶,所以朱由检继位后对于魏忠贤一党十分的戒备。魏忠贤等人也深知崇祯帝对于自己的厌恶,所以魏忠贤也一直在试探崇祯帝。崇祯帝一个刚刚继位的皇帝,他也知道自己不能硬杠魏忠贤,所以崇祯帝并没有透露自己的意向,但不久之后,崇祯突然命令锦衣卫逮捕魏忠贤一党,东林党文官集团看到大敌魏忠贤倒台,更是直接帮助崇祯皇帝开始痛打落水狗。

魏忠贤阉党集团被崇祯帝给灭掉之后,崇祯帝本以为这下子就天下太平了,自己也可以放手施为了,但显然崇祯帝太天真了,崇祯只注意到了阉党之乱,但忽视了东林党的危害。东林党起初的目的就是革新朝政,反对堕落无能的腐朽势力。可以说东林党的初衷是好的。但东林党在发展过程中开始跑偏了,东林党虽然号称“清流”,但显然东林党更擅长于内斗,甚至东林党为了内斗已经影响到了国家。由东林党引发的党争也是明朝没落的关键因素。原本东林党和魏忠贤阉党相互掣肘,互相之间谁也无法壮大,但崇祯除掉了魏忠贤阉党,却并没有打击甚至扶持一个和东林党对抗的势力,这就导致东林党势大,甚至开始威胁到皇权。

明朝东林党本质上代表了当时江浙商人和地主豪强的利益,他们反对朝廷向工商业者收税,并借着崇祯帝清除魏忠贤势力的时机,取消或降低了海外贸易税、矿税、盐税、茶叶税等税种的税负,使得明末的财政收入来源更加单一,明朝所有的赋税都加在了农民身上,如果风调雨顺,百姓丰产也没什么太大关系,但明朝末年天灾人祸不断,这就造成了大量农民破产,形成大量流民,直接导致了明末的农民大起义。可以说明朝大规模农民起义的罪魁祸首就是东林党。

我们假设崇祯没有除掉魏忠贤,而是把魏忠贤收为己用,或者说任由魏忠贤阉党和东林党文臣集团对抗,这样一来虽然明朝依旧会存在隐患,但是起码没人可以影响到崇祯改革,甚至于魏忠贤阉党和东林党文臣集团为了压倒对方,也会尽全力向崇祯皇帝效忠,这样一来崇祯皇帝就可以居中调节,让双方势力达成一个平衡点,为自己所用。这也就不会发生后来的东林党对抗崇祯皇帝的闹剧了,历史上也正因为东林党无时无刻不掣肘崇祯,时时刻刻想着内斗,才会导致明朝内耗严重,最终灭亡。

感谢阅读。喜欢的朋友请关注转发评论支持一下。

导言

明朝有一个习惯,叫做一朝天子一朝宦官。每次改朝换代的时候前朝留下来的宦官集团势必要被清理,然后换上自己亲信的人上来。这个是现实也是政治需要。因为在明朝历史上,宦官占据了非常重要的政治角色,而非我们所见的,杀一个魏忠贤而已。他们的党羽以及势力非常庞大,是一个国君执政未来的一个绊脚石。


魏忠贤必须死

天启皇帝朱由校临死前,曾专门叮嘱弟弟朱由检:魏忠贤“恪谨忠贞,可计大事”。1627年8月,天启皇帝死后,信王朱由检正式即位。

魏忠贤不敢公然加害朱由检,但暗中毒害却有可能。所以,崇祯在入宫当天,一夜未眠,取来宦官的佩剑以防身,又牢记皇嫂张皇后的告诫,不吃宫中食物,只吃袖中藏的麦饼。他一面像哥哥朱由校一样,优待魏忠贤和客氏,一面将信王府中的宦官和宫女带入宫,以保自身安全。


魏忠贤给崇祯送了四个绝色美女。朱由检不好色,自然对美色毫无兴趣。但怕引起魏忠贤的疑心,他将魏送来的美女全留下,经仔细搜身,发现4名女子的裙带顶端,都系着一颗细小的药丸,宫中称为“迷魂香”,是一种能自然挥发的春药。崇祯命4人将药丸除去。

魏忠贤想要巴结新君的计划失败了。面临的就是死路一条。这几乎他也预测到了。

崔呈秀在魏忠贤将门下号称“五虎”之一,是魏忠贤的得力干将。由于是魏忠贤的亲信,崔呈秀的儿子崔铎虽然目不识丁,居然中了进士。除去崔呈秀,等于断了魏忠贤一臂。朱由检免除崔呈秀兵部尚书一职,令他回乡守制。掀开了倒魏序幕。

敏锐的官员们觉察到政治局势的动向,于是弹劾魏忠贤的奏疏接二连三地出现。朱由检一直不动声色,任由官员们攻击魏忠贤的浪潮一波胜过一波。十月二十六日,海盐县贡生钱嘉征上疏,列举魏忠贤的十大罪状:一并weekillbackground帝;二蔑后;三弄兵;四无二祖列宗;五克削藩封;六无圣;七滥爵;八掩边政;九伤民财;十亵名器。


钱嘉征列举的罪名事实俱在。于是,朱由检立即召魏忠贤,命太监当他的面宣读钱嘉征的奏疏。魏忠贤“震恐伤魄”,立即去找他的赌友——原信王府太监徐应元,讨教对策。徐应元劝魏忠贤辞去爵位以保富贵。次日,魏忠贤请求引疾辞爵,朱由检允许。

十一月一日,朱由检斥责徐应元,并再次将魏忠贤贬往中都凤阳祖陵守墓。魏忠贤过惯了有权有势的生活,出京时竟带着卫队1000人、大车四十余辆,浩浩荡荡,耀武扬威。一个戴罪的宦官竟如此跋扈,严重地刺激了朱由检。他颁旨:命锦衣卫将魏忠贤缉拿回京。


十一月六日,在阜城南关的旅舍中,亲兵散尽的魏忠贤孤零零地呆在客栈中,听着旁边房间里一名书生的《桂枝儿》小曲:“势去时衰,零落如飘草……似这般荒凉也,真个不如死”。魏忠贤在客栈中绕房疾走,最后自缢而亡。朱由检诏令将魏忠贤肢解,悬头于河间府。将客氏鞭死于浣衣局。清算魏忠贤余党的行动也很快着手进行,他们相继被杀、被捕入监或被流放。

魏忠贤之死的内在逻辑

1.魏忠贤代表着前朝的政治势力,必然会和新君有冲突

别看宦官的权力那么大,但是他们的权力都是来自于皇权,一旦皇权发生更迭,他们的末日就到来了。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如果魏忠贤一直在朝堂内,那么必然有一天双方要决战还不如趁早解决。


2.崇祯对于魏忠贤不感冒,他多疑的性格决定,必须除掉魏忠贤

对于崇祯这个人的性格特点是,要权力,但是不要背锅。无限的皇权让他心满意足,如果有魏忠贤在把持部分的朝政,这是他无法容忍之事。从崇祯后来换了49个阁臣来看,他就是 不愿意将权力和别人分享,更希望自己能够拥有一切的权力。这是皇权的顶峰。

结论
崇祯不会留着魏忠贤,因为那是心腹大患。

崇祯崇祯皇帝向魏忠贤动手,当然是个错误的决定了。

崇祯皇帝急不可耐的要打倒魏忠贤,显然是因为崇祯皇帝认为,帝国存在两个政治集团,一个代表邪恶,一个代表正义,只要把代表邪恶的阉党清理出局,只要让代表正义的东林党上台,帝国马上就可以中兴了。

问题是,这是标准的把政治当童话看。



总的来说,阉党也罢、邪党也罢、东林党也罢,并没有什么高下之别,他们表现不同,只是因为他们处的利益害关系不同罢了。

东林党通常是以在野党的身份存在,自然是习惯性的以抨击时政为己任,而且总是一副让我们上位,就能如何如之何的样子。

问题是,真等他们上位后,与传说中的邪党、阉党相比,也就是草驴换了一个叫驴罢了。



总而言之,整个大明帝,阉党执政时,自然是无官不贪、无贪不官;邪党执政时,也是无官不贪、无贪不官,东林党执政时,也是无官不贪、无贪不官。

当然了,无论阉党执政、邪党执政、东林党执政,帝国的财政危机也看不到解决的希望,帝国的边防危机、底层叛乱也看不到解决的希望。

只是因为东林党控制着话语权,所以东林党能把一切责任推得一干二净。总而言之,不论发生多大的事,也与他们无关。

万历皇帝死后的一段时间,那就是传说中的“众正盈朝”(东林党成员占据众多重要职务),结果呢?帝国很快丧失了广阔的辽东、辽西地区。

面对这种惊人的事实,东林党从来都是一副“这事不赖我”我的屌样,总而言之,这全是别人的错!

天启皇帝一看东林党这种屌样,当时就火了。天启皇帝一发火,魏忠贤那种恶人自然应运而生了。



天启皇帝死后的一段时间,也是传说中的“众正盈朝”(东林党成员占据众多重要的职务),结果呢?敌人的军队都打到了帝国都城之下了。

面对这种惊人的事实,东林党依然是一副“这事不赖我”的屌样,总而言之,这全是别人的错!

崇祯皇帝一看东林党这种屌样,当时就火了。崇祯皇帝一发火,对待官僚集团那是越来越残酷。

崇祯因为一直在书斋中长大,17岁时突然坐在了皇帝的位置上,自然会被各种扯淡的大道理所蒙蔽;所以一当皇帝,马上就把魏忠贤一伙打得万劫不复了。而且他也天真的认为,只要把阉党清除了,让最代表国家根本利益的东林党上台,帝国就会实现中兴。

但是崇祯皇帝终于发现,自己只是把政治当童话看了。



在满清时代,有一句话叫做:和绅跌倒、嘉庆吃饱。

意思是说,乾隆死后,他儿子嘉庆皇帝法办了大贪官和绅,马上就拥有了一大笔银子。

崇祯打倒一个阉党集团,一共抄出多少赃银呢?可以说,少得都可以忽略不计!

我们知道,崇祯皇帝一上台,官员们在说解决财政危机时,开口闭口就是拿“内帑”解决。从来没有人说过,应该拿阉党的赃银去解决。

从理论上,无论帝国的财政危机始于何时,但在崇祯元年,显然不应该存在这种危机。因为阉党被成批打倒后,仅这些阉党的赃款,就足以暂时缓解帝国的财政危机。问题是,翻遍历史书,阉党的赃银也只是一笔小的,可以忽略不计的数字。



其实呢,邪党、东林党、阉党都是官僚集团的一部分。所以基于东林党的利益,他们只是希望皇帝让所谓的阉党成员下台,然后让他们上台;如果皇帝大打出手惩罚阉党成员,他们都会感觉兔死狐悲的。

所以,说起阉党的罪行时,东林党从来都是一副不杀不足平民愤的样子。问题是,崇祯皇帝一心要铲除传说中的阉党时,主持具体事务的东林党成员,却是一心试图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当然了,说起阉党的贪污腐败罪行时,那都是耸人听闻到了极点,但是真的打倒阉党后,却没有一个东林党成员建议用阉党的赃银,暂时缓解帝国的财政危机,因为阉党的赃银,只是一笔小的可以忽略不计的数目。

虽然俗语有云,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但是阉党骨干成员,身居高位多年,家里有十万两赃银的,有几个呢?实在屈指可数。把阉党的赃银全罗列出来,能折合百万两白银,恐怕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关键是,就是这么一笔银子,流向了哪里,也是莫名其妙的事。

就如崇祯所言,我一上位,各种大工程都停了,生祠也毁了(怎么也能变卖点钱吧),各处内镇也撤了,怎么也会省出一些钱吧。现在的问题,这些钱呢?

在天启年间,为魏忠贤建造生祠,之所以成为一种风气,固然是因为大家想讨好魏忠贤,但更重要的原因,恐怕也是可以趁机贪污公款。因为建造生祠,这种小者几万两银子、大者十几万两银子的建筑工程,主持工程的相关责任人,能不从中大捞特捞吗?

事实上,建造生祠时的费用,大部分都被经手的官员贪污了。



为魏忠贤建生祠者的人,大都难逃被惩罚的命运,但在此过程中的经济问题呢?显然没有人关心的。因为打倒阉党后,大家关心的只是人事问题,经济问题永远没有人管。

阉党被清理出局后,大明帝国的财政危机那是愈演愈烈。

面对此情此景,崇祯皇帝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因为魏忠贤在的时候,据说年年有大工程,据说全是贪官,但是帝国财政系统依然能正常运转;崇祯皇帝上位后,阉党被清除了,所有大工程都叫停了,换上大批忧国忧民的老官员,帝国的财政系统,反而一日不如一日。

阉党被清理出局后。

有一个监察部门的官员出面揭发说,帝国现在依然各种潜规则横行。说白了,就是贪污腐败半公开的存在。

要知道,这一切可是在万恶的阉党被清理出局后的事;要知道,这一切可以发生在东林党众正盈朝的崇祯初年。



最让崇祯皇帝失望的事,大约还在后面,清理阉党之后大约两年时间,敌人就打到了帝国都城之下。

更让人无法接受的事实,竟然是面对这种事实,官员们你推我,我推你,最后连个具体责任人也找不到,似乎一切都是皇帝的错。

其实到此为止,崇祯皇帝已完全明白,自己清理魏忠贤,无非是因为自己把政治当童话看了。因为下面的官员,你把他们当个人物看,都是一心为国为民的好官员,你把他们当王八旦看,全都是官场老油条。

当然了,因为类似的原因,崇祯皇帝对官员的管理方法,越来越失之于简单粗暴。

总而言之,只要你们把工作干砸了,就千万不要给我找借口。因为找了也是白找。

许多人都认为袁崇焕之死,是因为崇祯皇帝中了反间计。其实呢,只要我们把当时的历史简单梳理一下,就知道袁崇焕之死,和所谓的反间计没有半毛钱关系。

刘策(蓟辽总督)、王洽(兵部尚书)与袁崇焕(蓟辽督师)的级别类似,如果说袁崇焕死于皇太极的反间计,那刘策、王洽死于什么?如果说刘策、王洽死于失职,那袁崇焕就真的不失职吗?

而且,后来发生类似的重大事件,主管官员通常连活命的幻想都不敢报,所以满清第三次入长城之后,梁廷栋(当时宣大总督)、张凤翼(当时的兵部尚书)连活命的幻想都不敢报了,干脆都自杀了。

梁廷栋(宣大总督)、张凤翼(兵部尚书)与袁崇焕级别类似是而非。如果说袁崇焕是死于皇太极的反间计,梁廷栋、张凤翼又是死于什么呢?
在这种背景下,崇祯皇帝再度开始全面启用太监。

当然了,崇祯皇帝对官僚集团的这种深深失望、痛恨。在临死前表现的更明显了。因为据说,崇祯在临死前说的话是,文臣个个可杀!

全校学生干翻她冬月枫

天涯法律网 法律讲堂 尚格法律人 刑事法律圈 学法网 司考411 景来律师 天同诉讼圈 法信

法律讲堂,尚格法律人,刑事法律圈,学法网,司考411,景来律师,天同诉讼圈,法信